随笔_生活随笔_生活_生活随笔日记文章

2019年11月9日 作者 admin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从一个自律的人,逐渐变成一个懒惰的人。之所以今天能写这篇文章,主要是想提醒自己,如果再这样舒服自在下去,这几年下来,养成的习惯,踩着点做事的节奏,会全部荒废。很快就会回到以前死水微澜式的生活状态。谈不上内疚不内疚,时间变得越来越有限,这种繁忙紧张的状态,让我恐惧。我怕再一次迷失自己,怕自己被困其中,怕没有属于自己空间,怕没时间干自己想干的事情,怕被生活这样拖着前行,怕为了基本的生存,逐渐淡化了初心。跑步开始断断续续,英语学习也因为时间的问题一拖再拖,写作的时间根本固定不下来,从晚上移到早晨,再从早晨移到晚上,而且在不断压缩。很多线上线下的分享活动,已经很久没有参加。口语练习也一再被中断。前几天,写了一篇《遇见牛人》的文章。有位老兄留言说,“你不就是牛人吗?”我看后苦笑。写的多不等于写的好,日更只能证明写作的强度和次数达到了,并不能证明你写的越来越好。所谓的牛人,具有一定的影响力,是写出爆款文章的那一类人。现在的状态是,更多的去适应环境,改变自己方式,而不是让环境适应自己。环境是复杂的,也是多变的,有很多突发的事情,始料未及。以前喜欢一种极简的生活方式,在彼此的关系中,在事情的筹划和安排中,在各种事情的预测中,都本着删繁就简。忽略繁文缛节,喜欢干干净净,简简单单做事。认为那种风格,才能展现自己的个性,才能痛快淋漓。哪能。这只不过是一种理想状态。现实世界本来就是复杂多变的,复杂世界才需要复杂的人才。你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,比别人考虑更周密,比别人看的更远,设定更多的选项,才会放大取胜的几率。而变懒,会直接简化许多复杂的环节,只想生活在舒适区内。人一旦适应舒适,想要再切换到精进的状态,真的很难。所以,这也是自己几年来不敢停下的缘故。借口总能找见,一旦拖延,就会把拖延当成一种习惯。一个星期以来,花在读书和输入的时间,少之又少。没有经过深入思考,写出来的文章自然空洞无味。只揪住生活中几件小事,临时拼凑出几篇文章。最近的很多事情,没有专注的投入,更像是应付差事。懒是一种病,得治。在时间的利用上,在方式的调整上。最好读一些精英阶层的故事,不断激励自己。从今天开始,从现在开始,从眼前正在做的事情开始。从操作系统里把“懒”这个字抠掉,不给自己任何借口和托词。有时候,切断退路,才是最好的出路。当你无路可退,生活往往会把你逼入意想不到的境地。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,既是偶遇,也是生活最好的馈赠。据说白粥能调理肠胃,有滋补元气的功效。在乡下上班,朝九晚五的生活。一个人的早餐,常用电饭煲熬了一碗白粥,不干不清,恰到好处。很简单的做法,用小半碗大米加水一起煲就行了。平时,大鱼大肉吃多了,换个口味吃一碗粥,倒让人感觉很舒服。
明代张方贤有首《煮粥诗》很通俗易懂,诗云:“煮饭何如煮粥强,好同儿女细商量。一升可作三升用,两日堪为六日粮。有客只须添水火,无钱不必做羹汤。莫嫌淡泊少滋味,淡泊之中滋味长。”我的书房里,也有一本煮粥的小书,每种都细细解说,图文并茂,可是我并没去学多少,比如常说的“八宝粥”等,倒是大米白粥,我熬过很多回。食粥之道,生津畅胃,不必奢谈养生。往日那些辛辣之物,倒让肠胃受累。春节前后,油腻之物太多,什么火锅汤锅,什么自助海鲜……美食,最终让肠胃疲于奔命。哎,还是怀念小时候,清贫之中盼过年,那时的过年才叫过年,而今识尽年滋味,甭提了,苦与乐,你我都心知肚明。
一碗白粥,让我喜欢。简单的生活,才有味道。不必羡慕别人的灯红酒绿,只要自己知足常乐,食一碗白粥,也能心安理得。人已到中年,幸福很简单。有人说,风水轮流转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这话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!那天一早去买早点,煎包子的老板夫妻俩十分客气。他见我是教师模样,十分羡慕地说:“你看你们教师多好!旱涝保收,又有医疗保险!”我一打听,原来这夫妻二人系粮食部门下岗职工。我笑着说:“三十多年前,最让人瞧不起的是教师,人称‘臭老九’。一般人都不愿把孩子送到师范学校,县委常委以上干部,几乎没有子女、配偶当教师的。这些年才稍有好转。”夫妻俩听我这样说,连忙点头。我乘兴谈到三十多年前的粮食部门情况。老板见我提到三十多年前的粮食部门,打开了话匣子:“那时粮食部门是最红的单位,可以说红得发紫!购粮凭计划,粗粮、细粮搭配站长一句话。用小麦、甚至用饲料换粮票我们都干过。那时过年,你想买几斤好米、好面,不要说站长,就是营业员也一句话。过阶段(指大饥荒年代),别人家为粮票发愁,没主粮,瓜菜代,我们落个肚子圆。”他妻子又接着说:“除了粮食部门,三十多年前计划经济时代,供销社、食品站也是热门。买一斤肉、二斤糖,你们教师也要‘求爹爹、拜奶奶’。”我点头称是。那时在乡下教书,买一斤鸡蛋也要托人到食品站开后门。不要说买糖、买肉、买细粮了。关系好的还可以,一般关系没门。有好多教师在教育部门干得好好的,找人找关系跳槽到粮食部门、供销部门、食品部门。公社书记甚至在教师学习班上训话:“你们教师要好好干。干得好的,我可以提拔你们到粮站或供销社当营业员。”可见当时的情况,粮食部门多红!“可现在,你看我们多惨!哎!真是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!”老板娘悻悻地说。回来的路上,我心存侥幸。幸亏当时公社书记没把我“提拔”到粮食部门。要不然,我也可能在煎包子了!哎!真是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