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评价电影《龙虾》(The Lobster)这部喜剧爱情电影?

2019年11月7日 作者 admin

不是在虐单身狗,而是在谴责爱情。看过老友记的人或许还记得,菲比在第二季第十四集中也提到过龙虾抛开男主自己表面上的解释,就让我们姑且认为男主是一个对于爱情有着深深渴望的人。所以我想谈谈,在这部dystopian的电影中,爱情是什么。

电影开头的部分,男主的妻子告知他们的partnership结束时,男主沉默许久以后,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“Does he wear glasses or contact lenses?”(他戴框架眼镜还是隐形?)这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,直到后来才渐渐明晰。在这个社会中,爱情是一种配对体制。爱情的标志就是两个人拥有所谓的“相同点”。只有具有相同特征的人才可以成为partner,合法的在城市中生活在一起。每个人都被贴上了固定的标签,也就是电影里所说的defining characteristic。一定时间内没能成功配对的单身将会被残忍的变成动物。

总之,单身有罪。刚刚进入宾馆时,经理让新来的单身们介绍自己时,我们知道了瘸腿男父母的故事。瘸腿男的父亲和母亲之所以分手,是因为瘸腿男的父亲遇见了数学比瘸腿男母亲更好的人,而这一切在瘸腿男的叙述中显得有些理所应当。在这个世界中,爱情的逻辑在于匹配,在匹配这个大前提之外的一切都是判经离道的。而那群判经离道的人,就是坚持单身的孤游者。在这个世界中,面对爱情,只存在绝对的选项。就像电影开头男主登记性取向时一样。在这个体质下,出现了不同的态度。有人不愿将就,宁愿变成动物;有人为了更好的生存,伪造自己的特点;有人苦苦等待,代价就是必须不断捕猎孤游者,消灭“罪人”;有人还有人干脆逃离了体质,进入另一个极端,变成了孤游者。这又何尝不是我们所处的世界。男主尝试了全部,最终选择投奔了孤游者。既然在禁锢的世界里无法好好生存,那不如就彻彻底底的无法无天。但是这并不代表自由。

男主投奔孤游者后,narrator也就是女主和男主第一次见面时,女主的陈述里有这样一句话:“The next day in the city, he found out that I were short sighted too.”从此,我们恍然明白,男主的特点是近视。这成为了男女主角相爱大前提。讽刺的是,男主在对“爱情”绝望后,在一个最最不可能的地方,找到了一个match的人。更讽刺的是,在观众看来,他们不仅仅是共同点match,而是真正相爱了。在孤游者偷袭宾馆的桥段里,我们看到了恋人关系中的谎言,自私和虚伪。看到了这种社会体制下脆弱的关系和丑恶的人性。然而男女主之间就真的情比金坚么?女主变瞎后,质问为什么瞎的是我而不是他。就像宾馆经理的partner极力证明自己更有能力单独生存。他们的爱情从开始就同样受锢于体质。而男主真的会把刀捅进双眼么?我觉得不会。因为这样才是对现实世界最完美的嘲弄。

如今网上嘲笑单身狗已成为一种风气,而这背后则是众多单身的人内心的急躁不安与隐隐自卑。之所以会如此,根本原因还是在中国,大龄单身甚至成为了一种罪过(所谓大龄往往只是刚过25岁而已)。正因如此,这部由一个脑洞很大的希腊人导演,由非常高冷的英国团队制作的真·虐狗大片,才会让中国观众有如此之多的共鸣。

这是一部非常有《黑镜》气息的电影,单身有罪在这里被推向了极致。所有单身的人被送到一个旅馆。在这里他们有45天和其他单身的人配对,时限一过未成功者必须被手术变成一种动物(动物种类可自选,这是也一个英国人的冷笑话点)。旅馆为了促成配对也是煞费苦心,各种配对宴会,还有舞台表演等“群众喜闻乐见”的思想教育工作,来表达单身多么糟糕,有另一半世界多么美好。

这其中所有的人际交互,都是导演刻意为之的虚假和生硬。从主角登记入住旅馆开始,他与旅馆工作人员和其他旅客的所有交流,甚至是背景音乐,都带着一股极端的笨拙、刻板和不自然。旅馆所做的思想工作,舞台表演,观众反应,都如机器人一般。甚至两人想要配对,依据的往往是生拉硬套的一个“共同点”,比如鼻子会流血,比如对人对事冷漠残忍,为了配对成功就得装作有这些共同点,否则无法通过验收。当真爱也需要通过外力胁迫,就必然导致了根本无法有真爱。这样的表现虽然夸张,但无疑是在讽刺现代社会人际社交的虚伪和无能,人与人之间愈发无法相处。

当45天大限将至,如果找不到对象又不想变成动物,通常有两个出路。一是逃往到树林,二是去追杀树林里的逃亡者来赚取额外天数。树林里的抵抗组织,乍一看单身有理,充满了自由色彩。尤其是树林里的秘密派对,每个人戴着耳机听各自的音乐,在一片寂静中各自起舞,而周围是各种变成骆驼、猪、驴或更加诡异的动物的单身狗们踱来踱去,还真有点奇妙的意境。

孰料森林里竟是另一个极端,必须单身,恋爱者死。当然,就如逼着配对出不了真爱一样,禁欲也防不了真情。感情就是这么奇妙,越是催生就越出不来,愈是禁锢就愈加激动人心。无怪乎有那么多偷情的人,其实也不乏一点点刺激的享受吧。

看到这里,我们也许会觉得导演要表达的是对自由推崇和压迫的鄙夷。然而,这双重禁锢之下催生的真情,当主角需要面对剜去双目时,它却也未必经受得起所谓的考验。剜去双目诚然又是一个夸张的挑战,但无疑还是给所谓真爱无敌泼了一盆冷水。导演似乎完全不信任爱情,应该被很深的伤过吧。现实中也有很多人自作聪明地去做这种考验,无论是你妈落水还是找人勾引你,结果都是自讨没趣。她(他)们不明白,感情不是用来考验的,而是历久弥坚的。

但这部脑洞很大电影,带给我们很简单的道理却值得受用:感情不是非黑即白,唯有自由才是它的健康土壤;真情诚可贵,但也不要整天想着考验它,你若对它抱以戒心和恶意,它也只会还以最丑恶的面目给你。